咨询热线:

158-6329-8438

您现在的位置是:潍坊律师网>律师文集> 文章页

一蓑烟雨任平生,也无风雨也无晴——苏轼《定风波》

来源:宋治礼作者:宋治礼时间:2017-03-19

一蓑烟雨任平生,也无风雨也无晴——苏轼《定风波

宋治礼 山东国宗律师事务所律师

 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。雨具先去,同行皆狼狈,余独不觉。已而遂晴,故作此 。        

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 一蓑烟雨任平生。              

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这首词写于宋神宗元丰五年(1082),苏轼(1037-1101)再次被贬时。这次是因乌台诗案被贬至黄州,干团练副使。团练副使是个有职无权的闲职,官俸很低,而苏轼家里人口又多,所以经济拮据。苏轼就想着买几亩地贴补家用,恰巧其他同事也有想买的,就结伴去沙湖买地。途中遇到大雨,走得快的人又把雨具带走了,苏轼就淋成了“落汤鸡”。在淋雨的过程中,苏轼感慨很多,但他说“余独不觉”,是真不觉,还是假不觉?应是后者。雨都能穿林了,说明雨很大,这样的大雨落在身上,怎会不觉?“莫听穿林打叶声”,你想“莫听”,就真听不到吗,应该不是,只是苏轼有意识的控制而已。就像他再次被贬,这是件高兴的事吗?当然不是。被贬,苏轼肯定心烦,但光烦又有何用,与其这样干脆不如不想,这跟大雨中的苏轼“余独不觉”,是一个道理。

这首词既有苏轼对理想的坚守和追求,也有抱负得不到施展的痛苦和无奈。苏轼学识渊博,天资极高,二十多岁就中了进士,早年成名,但一生仕途坎坷,不停被贬,贫困基本伴随了一生。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,反映的就是这种无奈心境,虽然披件蓑衣,但雨太大,还是淋透了。就如同,学识上你的天分再高,皇帝就要贬你,不任平生,你还能咋样?“也无风雨也无晴”,反其意理解似乎更合适。苏轼的一生是也有风雨也有晴,官场上的起起伏伏,不就是他的风雨和晴空吗?只不过雨多晴少而已。尽管风雨不断,但他的报国之志从未减损,这是苏轼对待人生的正能量,值得学习。七年前,即公元1075年(神宗熙宁八年),苏轼在密州(今山东诸城)任知州,就写过著名的《江城子·密州出猎》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,就是写照。

说苏轼经济拮据,贫困基本伴随了一生,是有根据的。“东坡肉”就是证据之一。李白《将(qiang)进酒》中有“烹羊宰牛且为乐,会须一饮三百杯”的诗句。为什么不说“烹猪宰鸡且为乐”呢?在唐朝和宋朝,猪和鸡是上不了台面的,没钱的人才吃猪和鸡。在唐朝,鸡甚至不当做是肉食。苏轼的一生不断被贬,薪水入不敷出,吃不起牛羊,只能吃些猪肉。为了做出些花样,好吃些,发明了东坡肉, “东坡肉”中的肉一定是猪肉,而不是牛羊肉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7年2月20日


添加微信×

扫描添加微信